也不足以让我们形成能充分了解大脑活动和思维

  张军平则表示:“人工智能领域容易在获得一点小成就的前提下,就对未来的发展表现得过于乐观。前两次人工智能的低谷,与这种乐观情绪导致对人工智能的过高期望不无关系。大脑与互联网相连,还面临不少技术和伦理方面的障碍。”

  他解释说:“首先,我们对人类大脑的理解远远不够。由于现有探测设备的局限性,我们在探索大脑活动的时间分辨率和空间分辨率上仍然不高,因此无法在局部和整体之间形成光滑的过渡,也不足以让我们形成能充分了解大脑活动和思维的断言。”

  张军平表示:“此外,若要确保脑机接口不损伤人体,所需要考虑的因素依然很多。举例来说,现有的脑机接口设备多是头戴式的,无法获得细胞尺寸级的信号控制。而要实现与大脑真正意义的全连接,我想它的前提应该是换头术要先成功。那样才意味着至少我们能把神经控制通路理解清楚了,然后才能上升到意识层,对高层的智能进行模拟和实现人机融合。总的来说,我们距离《黑客帝国》中那个能实现超高速信息传送的脑机接口,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。”